国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生活美学

浅析《阿凡达》中的生态美学观

2020-03-21 15:55:19 来源:国外网站推荐 - 由[国外网站大全]整理
  21世纪,人类进入了信息时代,当人类还没有充分享受到科技所带来的快乐的时候,就不断遭受着来自生存环境和内心欲望无限扩张的折磨:森林覆盖率逐年减少;全球升温、气候开始变化无常;冰山融化,海平面升高,许多城市即将消失;人与人之间开始变得冷漠无情,金钱至上成为一种准则;人们长久地生活在自己狭小拥挤的区域内,与自然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少,健康和生存成了人们所最关注的问题,从而越来越多的影视文学作品开始关注生态,开始反省,开始呼吁。

  2010年一部将生态观和爱情相结合的3d电影——《阿凡达》震撼了全世界。人们被影片中自然的美妙、宽容所感动,也为人类残忍、贪婪的行为所羞愧,人类究竟该何去何从?自然与人类到底该怎样相处?对此,《阿凡达》编导詹姆斯·卡梅隆有着自己的独特理解,他在介绍这部影片的拍摄动机时曾说,他希望观众在看完《阿凡达》之后,想想人类和自然的关系以及如何处理异己文化的问题,并发出倡议:“想到我们人类历史上这样或那样的过往,我们犯过的错误,人类是重新学会处理与外在世界关系的时候了,因为这关系已经影响到我们的将来。在之前十几年,我深切体验了整个人类社会所罹患的自然缺失症(naturedeficitdisorder),这是完成这部电影的根本原因。”①显然,卡梅隆的思想与时下深入人心的生态保护观念密不可分,这在《阿凡达》中得到了完美展现,它必将引发人们的深深的思考,若从生态美学的角度来解读这部影片人们必然会收益良多。wWw.11665.coM本文运用生态批评的研究方法,通过影片中人与自然的关系,反思“人类中心主义”与“科技至上”思想的危害性,来探讨人类未来的生存前景问题。

  一、潘多拉星球上的自然之歌

  20世纪60年代以来,伴随着日益恶化的生态危机与生存危机,生态思潮风起云涌,生态美学与生态批评应运而生。生态美学是一种着眼于人与自然的生态审美关系,以崭新的生态世界观为指导,建立一种符合生态规律的审美存在状态,使人与自然和社会达到动态平衡、和谐相处的生态存在论美学观。生态批评是当代西方正在兴起的一种新的批评方法,是生态美学的实际应用。生态批评坚持一种系统整体论的观点,主张和谐、均衡、适度的原则,在探讨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时,寻找导致当下生态危机的原因,通过对社会思想文化的改革以推动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等方面的变革,以建立一种新的与自然和谐共存的文明,进而呼吁人类与自然长久共生。对此美国高校第一个获得文学与环境研究教授席位的彻丽尔·格罗特费尔蒂早就有清醒的认识,她曾指出:“在这个时代人类行为的后果就是摧毁地球的生命支持系统。我们就处在这样的时代之中。我们要么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要么面临全球性的大灾难……在环境问题日趋严峻之时,再像通常那样工作就显得没有良知和轻薄了。如果我们不是出路的一部分,我们就是问题的一部分。”②

  影片《阿凡达》中精心营造了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世外桃源。主人公杰克·萨利来到潘多拉目的就是要说服纳美族人们放弃他们的世世代代居住的美丽家园,让人类来占有这里丰富的矿产资源。当他踏上潘多拉这个美丽星球的时候,眼前的一切仿佛只有梦境中才会出现。美丽的花草植物似有生命一样,星罗棋布地飘浮在空中;灵魂树的种子散落在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似漂浮飞舞,却能让浮躁的心变得安静下来,变得纯洁无瑕;除了会发光的植物,高大的树木,千奇百怪的动物,这里还有如大海般天蓝肤色的淳朴原始的居民。杰克突然意识到这就是自己心目中的梦境和理想世界,他被眼前的美妙之景深深地吸引了,体验到了大自然的原始美、神圣美,心中泛起了对大自然的无比喜爱和无限的崇拜。此外,影片还通过纳美人敬畏自然的态度,充分体现出了一种众生平等的生态美学观。如在《阿凡达》中,纳美人通过灵魂树进行心灵的沟通,通过灵魂树交换能量,治病救人。在纳美人的世界里,自然界的一切都是平等的,动植物与他们一样值得尊重。当杰克身处危险之中时,纳美公主奈蒂丽杀了狼救下杰克,然后她跪下来,为那些狼而祈祷。打猎的时候,纳美人会对被捕杀的动物说一声,它的灵魂将与神同在,它的肉体将变成他们的一部分。其实纳美人和动植物的这种沟通喻示着他们与自然的沟通,荫护纳美人的灵魂树与纳美人对它的崇拜其实象征着自然与人的彼此包容关系。这就是纳美人的信仰,也是整个潘多拉星球生态保持平衡的基础。影片告诉我们要敬畏自然,顺应自然,尊重自然,感谢自然恩赐于我们人类的一切,在满足人类自身的同时,人类依旧懂得与自然和谐相处。《阿凡达》中众生平等的生态美学观,明显超越了西方人几千年以来形成的根深蒂固的“以人为本”的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促人警醒,令人深思。

  二、“人类中心主义”下的化身计划

  众所周知,自然与人类的关系是自有人类以来就有的最基本的理论观念,其中包含着人与自然孰轻孰重的各种理论观点。“人类中心主义”是在历史中形成的,是一种历史的理论形态。“人类中心主义”的根源一方面来自于古希腊文化的人本思想。瑞士著名学者安·邦纳认为:“全部希腊文明的出发点和对象是人。它从人的需要出发,它注意的是人的利益和进步。为了求得人的利益和进步,它同时既探索世界也探索人,通过一方探索另一方,在希腊文明的观念中,人和世界都是一方对另一方的反

  映,既都是彼此摆在对立面的、相互映照的镜子。”③人本思想对西方文化曾产生过重大的影响,也成为“人类中心主义”的理论依据。另一重要思想来源于《圣经》中的犹太—基督教教义,认为人类是万物的主宰,地球上的一切,不管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都是专门为人类创造的,鼓励着人们以统治者的态度对待自然。这种人类中心主义思想对欧美文学产生了深远、危害极大的影响,如莎士比亚、培根、弥尔顿、歌德、笛福、爱默生、麦尔维尔、海明威等人,无不在各自的作品中极力讴歌人通过征服自然来张扬自我,宣扬人类的伟大。随着生产力的迅猛发展,人类社会逐步地由农业时代、工业时代发展到当今的信息时代,人类控制自然的力量也迅速地增长,21世纪更是将人类中心主义推向极致。人类无止尽的索求已让自然资源即将枯竭,环境的承载能力也已走到极限。人类一直以为自己拥有无比强大的能力,足以驾驭自然界的所有生物,以为自己可以利用自然界的规律,可以为所欲为,获取所有我们想要得到的东西。《阿凡达》中对人类的这种行为进行了深刻的揭露与批判。

  影片中那些试图获取潘多拉星球上的稀有矿产的殖民者策划的“化身计划”就是有力的证明。他们有着贪婪的欲望,利用人类先进的科学技术,让科学家们将人类与纳美人的dna结合在一起,克隆出了与纳美人一样的人种,开始让主人公杰克身带任务融入纳美民族。于是杰克开始每天穿梭于潘多拉星球与地球之间,白天他与纳美人一起生活,一起熟悉关于潘多拉所有的一切,晚上,杰克就回到了现实,每天都会一如既往地记录自己的经历。所有参与者都掌握着潘多拉所有的信息,他们露出兴奋和贪婪的笑声,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在一步步向着财富接近,向着利益接近。执行计划的所有人、上校、科学家以及上千名士兵都从未觉得自己的行动属于侵略行为,生活在地球上的这些人眼中只有自己,只有利益,只有金钱。这显然是“人类中心主义”在作祟,影片中人类最终尝到了自己酿的苦酒,被纳美人打败逐出潘多拉。影片提醒我们必须开始反思,开始行动,否则若任人类中心主义思想泛滥,人类必将会使自己逼上绝境。

  三、“科技至上”下的生态灾难

  “人类中心主义”的理论和迅速的发展,无疑对科技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它作为一种张扬科技力量的观点极大地推动了以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中心主义”的代表有英国著名的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他作为现代实验科学的始祖,对科学的力量极力推崇,提出“知识就是权力(power)”,获取知识的目的是获取控制自然的权力。这种“科技至上”的理论观念在当时无疑起到了极大的历史作用。现在科技便成了一架推动人类社会无限发展和高度繁荣的永动机,在当下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人类愈来愈坚信科技将不断造福于己。今天,“科技至上”作为“人类中心主义”的代表,在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今天起着主要作用。电影《阿凡达》有力地嘲弄了殖民思想,充分肯定了潘多拉的生态思想。正如影片中上校自信地开着自己的武器驶向潘多拉星球摧毁树木和纳美人生活的土地的场景:终于到了实施计划的这一天,上校和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将矿产捧在手上,一切精准的计划开始进行。如我们所能想到的一样,所有的士兵手拿机枪和破坏力极大的铲车一起,开进了潘多拉,向着纳威族的神树前进。深信科技可以征服一切的上校迈尔斯·夸奇,信心十足地开着自己的高科技产品,驶向了潘多拉这片充满诱人矿藏的土地,上校坚信没有什么事是科技征服不了的。欲望像魔鬼,一旦释放,就会不可抑制地疯长。上校最后指挥自己部下摧毁纳美人的美丽家园并对他们进行残酷镇压,使昔日美丽的潘多拉很快变成了哀鸿遍野的血腥之地。

  上观是一种十分危险的观念。现代科技的发展经常会干扰自然的发展进程,导致生物物种的基因变异,带来无数前所未有的生态危机与灾难。当代科学技术已经拥有了无比巨大的力量,具备了能够轻而易举地毁灭整个地球及其所有生物的威力。科学的进步像一把双刃刀,既带来造福的可能性同时又具有有害的可能性,更为麻烦的是,以上这两种可能性不是互相分离的而是紧密联系的,科学造福方面的进展与它的负面性方面的进展相辅相成,人类在科技的庇护下,妄自尊大地与自然对立,严重违背自然规律,多方干扰自然进程,从而导致全球范围愈来愈严峻的生态危机与生态灾难,反过来又危及整个人类的生存。因此,生态学家莫兰很早以前就警告人们:“科学已经变成……新的撒旦!”④我们不得不相信在短短的数百年之内,科学技术就已经把人类的家园变得资源枯竭濒临崩溃,科技的合理应用现在已经关系到全人类的命运,我们绝不能让科学技术置于被控制的范围之外,必须对科学技术的作用进行重新认识。我们必须对科学负责,对我们自己负责,也只有辩证地看待科学所带来的利弊,我们才能真正走向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道路。

  四、生态整体观中的和谐之曲

  生态文学不是站在自然的对立面,仅仅为了人类的利益去关怀环境的文学;生态批评不是高高在上的脱离自然的批评,而是把人类视为自然整体的一部分,把生态整体的利益和价值当做最高价值的批评。因而,生态整体观就要求将人类与利益以及自然看做一个整体,看到整体的最大融合。这种生态美学观在影片中同样得到了集中体现。

  杰克在潘多拉星球被纳美人接纳以后,他慢慢学会了他们的语言,熟悉了他们的生存之道,并与奈蒂丽产生了纯洁的爱情;他学会了与大自然进行沟通,与动物进行心与心的交流。从此,他有了属于自己的“伊卡兰”,使他翱翔在天空之中。当他真正成为纳美人的一员后,他和奈蒂丽来到了族人祈祷的神圣之地——“灵魂树”之下。杰克与“灵魂树”进行了心灵沟通,他听到了纳美人祖先的轻声细语。在感受自然、融入自然之后,杰克已经爱上了这里,爱上了这里的一切。没有任何人比杰克更爱这里,因为只有他真正体会了自然,感受了自然,愿意永远崇敬自然。早已融入纳美族的杰克和身处其境的同胞们开始了与纳美人民并肩作战,甚至潘多拉星球上的所有动物也纷纷参与进来,齐心协力保护自己的家园。在自然界面前,人类的高科技不值一提,武器也终究败给了追求和谐的力量,失败的人类被赶出了潘多拉,神奇的“灵魂之树”依然扎根于土地,保护着所有纯洁、热爱自然、捍卫家园的纳美人民。杰克最后成为纳美人一员,并不真正表明他背叛了人类,他抛弃的是人类自私、贪婪和邪恶的方面,最终收获的是一个正义、关怀和物我交融的新生命。人类所犯下的种种致命性错误,总会有像杰克这样的先行者最先意识到人类的这种行为,因而最先奋起反抗,最先开始倡导生态文明之美。正如有人指出,东方人的信仰和思想在影片中得到了高度尊重,“纳美人的圣母不会去帮任何人,包括信仰她的人,她只负责生态平衡,但在以往的信仰中,信仰者总是被保护的,不信仰者总是会受到惩罚。这是一种东方式的宽容。正是在这些意义上,《阿凡达》的诞生是有重大意义的。它标志着生态电影的非凡崛起”。⑤

  五、结语

  影片的结尾不只是单纯的结束,它预示着人类与自然的战争必将以人类的惨败而告终,人类对自然的破坏必将遭到大自然的惩罚。生态平衡本是大自然的规律,而欲壑难填的人类却总为了一己私利而以破坏生态平衡为代价,就像影片中上校之流,为了谋求利益就对大自然及纳美人痛下狠手,荼毒生灵。这种残忍的行为必将会招来大自然的严厉报复。在生态危机愈演愈烈的今天,与自然和谐相处是我们解决这一问题的惟一出路。生态文明时代的到来,并不会否定一切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要发展,社会要进步,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前提是在维持自然和社会、自然和人类生态平衡的条件下进行。作为生态体系中普通的一员,人类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离不开善良且慷慨的自然。人类应该珍惜自然的完整性和神圣性,融入自然中去而不是凌驾于自然之上。只有这样,人类才能真正建立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人类本身也才能走上持续发展之路。

  在岔路口的我们究竟是继续走人类掌控自然之路还是彻底醒悟走生态文明之路?这是一个必然但却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别无选择,只有点燃心中的良知和美好人性,保护生态,保护地球,将与自然和谐相处作为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最基本和最终的目标,我们才能拯救地球,拯救我们自己,拯救我们的子孙后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