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生活美学

《永恒》悲剧美学思考

2020-03-21 15:53:08 来源:国外网站推荐 - 由[国外网站大全]整理
  应父亲好友、缅甸木材商帕博先生的邀请,nipron来到像古代王国一样的神秘山庄。在客房,遇到神秘女子的引诱,并有了肌肤之亲。就在此时听到令人恐怖的喊叫声,女子匆匆离开。于是,尚孟与玉帕蒂的悲剧在nipron对thip——帕博的老管家的追问下浮出水面。

  尚孟是帕博的侄子、养子,也是其木材家族惟一继承人,大学毕业后回来帮助管理森林。帕博在为侄子寻找合适妻室的途中遇到玉帕蒂并娶为妻子。玉帕蒂嫁入山寨后爱上年龄相仿的尚孟,尚孟也最终突破伦理道德底线。他们发誓要永远相伴。为惩罚侄子与妻子的背叛,帕博用特制的铁链将他们“永远”锁铐在一起……

  知晓尚孟、玉帕蒂故事前因后果之后,nipron选择尽快离开,并用匍匐祷告寻求宁静,以拒绝神秘女子的再次诱惑。是什么能够让“孝顺的侄子跟年轻美艳的婶婶通奸”这样一个“作孽”、乱伦的故事如此直击人心?对于nipron,也同样对于观众,本文从“和我们自己类似”的主人公、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以及“永恒”的“爱的忠告”等方面探讨影片的悲剧美学魅力。

  一、“和我们自己类似”的主人公

  nipron初步了解尚孟与玉帕蒂故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收集整理事时惊叹:“难以置信,这样肥皂剧般的剧情,居然真会发生在人的生活中!”或许正因为这就是发生在身边的、普通人的故事,才极大地震撼了nipron,也同样直击观影者的内心。

  关于此,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早有思考:“不应遭殃而遭殃,才能引起哀怜;遭殃的人和我们自己类似,才能引起恐惧……悲剧的主角并不是坏人,他之所以陷入厄运,并不是他做了坏事,而是犯了过失,他的行为产生了他自己意想不到的结果”。其对悲剧主人公的界定可归为三点:好人、犯过失、惩罚远远大于过失所应承受的。亚氏虽已久远,对悲剧的美学思考理论之树却常青。

  以男主人公尚孟为例。年轻、有才华、单纯而阳光,无不良嗜好,甚至梦想就是“做个好人”,可以说具备了与我们身边的“好人”同样宝贵而又普通的品质。他本应过着平静的生活,却因玉帕蒂的到来遭到毁灭,在最美的青春年华开始疯癫的余生!

  尚孟“不应遭殃而遭殃”的悲剧让人扼腕叹息!他是“好人”,但不是“完人”。年轻、单纯是优点,也可以是弱点。相比于尚孟,玉帕蒂要成熟、开放得多,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并寻找一切机会去实现。几乎由她开始的每一次与尚孟的谈话都带有挑逗意味。尚孟从对婶婶的敬爱到感兴趣,到爱恋,再到内心伦理道德防线的彻底崩溃,正如玉帕蒂在教尚孟跳华尔兹时一再说的“尚孟,我来引导你”……面对美艳的婶婶的挑逗甚至激将,尚孟几乎毫无抵抗能力!若尚孟有足够的自制力,不被熟谙男人心理的玉帕蒂的激将法打败;若尚孟有足够的冷静,在thip善意提醒时不是愤怒离开……或许悲剧可以避免。一句话,尚孟不够成熟!

  尚孟因“和我们自己类似”而让人同情。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好人”,但同时也不是十全十美的“好人”。既不是“完人”,就不可避免地犯“过失”。悲剧的震撼力在于犯“过失”的“好人”得到的惩罚远远大于其所应承受的界限,进而引起观众“怕因小错而得大祸”的恐惧。

  单纯的尚孟并未意识到已犯下让叔叔觉得根本不可饶恕的错误。直到帕博给他们铐上铁链时还天真地问:“叔叔要把我们锁多久啊?”甚至质疑叔叔在“玩什么疯狂的游戏”。而这种“天真”与接下来“永恒之锁”带给尚孟精神上的绝望与折磨相对比,格外凸显其命运的悲剧性!

  尚孟与婶婶的恋情固然不合伦理道德,但也罪不至于生不如死!正如玉帕蒂与尚孟跳最后一支舞时所说:“没有什么错误,是爱不可以原谅的。”若帕博能及时放下“执念”,尚孟是可以被原谅的,何况他已一次次忏悔所犯下的错误!

  影片结尾,面对尚孟递过来的《先知》,nipron真诚地说:“谢谢你,尚孟!”尚孟拍

  着手欢快地离开。疯癫的尚孟是否是从nipron身上看到了自己,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nipron一定从尚孟身上看到了自己。而这种相似性曾深深震撼nipron,也将深深震撼同样“无法置身于事外”的观影者!

  二、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

  没有冲突就没有悲剧!《永恒》集中体现为爱情与伦理的冲突。

  悲剧,从玉帕蒂对尚孟有好感时便已开始。在尚孟带玉帕蒂游览山林,无意中提到帕博会在重要的宗教节日主持诵经时,玉帕蒂失神,差点摔倒,伞也失落在地!她已意识到将要得到的爱情会遭到宗教的制裁,在爱情与伦理两方,宗教无疑会选择主持伦理的正义。但玉帕蒂是听从内心声音的人,仍以飞蛾扑火的勇气追求爱情。“无所畏惧”是她的个性,是优点,也是弱点。悲剧,也是其必然结局。

  爱情无可厚非,伦理也毋庸置疑。但当爱情与伦理交织时,便都成为“片面的理想”,且不可调和。黑格尔对此有过相似的论述。“就各自的立场来看,互相冲突的理想既是理想,就都带有理性或伦理上的普遍性,都是正确的,代表这些理想的人物都有理由把它们实现于行动。但是就当时世界情况整体来看,某一理想的实现就要和它的对立理想发生冲突,破坏它或损害它,那个对立理想的实现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所以它们又都是片面的,抽象的,不完全符合理性的。”朱光潜这样阐述黑格尔的悲剧美学思想。

  影片中,爱情与伦理处于一种要成全某一方面就必牺牲其对立面的两难之境。这种冲突最集中地体现在尚孟身上。即便疯癫后,夜深人静之时,也逃脱不了极度痛苦的煎熬。

  开始时,尚孟真心将玉帕蒂作为婶婶来敬爱,但随着相处,越来越被她的美丽与个性打动。面对与总督女儿的婚事,尚孟开始惆怅,意识到已心系玉帕蒂。而这层伦理道德底线在正洗澡的玉帕蒂的诱惑、挑衅与激将之下被彻底打破。

  尚孟沉迷于爱情,忽视叔叔帕博的存在,对thip的善意提醒置若罔闻,甚至与玉帕蒂亲近也不再避讳。但在帕博用铁链让他们真的“每天,每个小时,每个呼吸”都“永远在一起”时,潜藏内心深处的对叔叔无比的依恋和尊敬越来越强烈浮现。梦中惊醒后,尚孟迫不及待地拖着玉帕蒂去向叔叔忏悔。尚孟的愧疚与忏悔发自肺腑,但始终都没有得到帕博的原谅。尚孟准备选择死亡,甚至放弃重新获得自由的尝试,在玉帕蒂建议“把锁链射断”时说“没有用了”。或许只有尚孟自己明白,他永远不能重新获得自由,永远摆脱不了感觉罪恶的灵魂鞭打。

  剧情发展亦如此。尚孟疯癫后采了怒放的兰花送给帕博时,不住重复的还是“叔叔,不要丢下尚孟啊”,情状如其幼时。怒放的兰花在影片中多次出现,尚孟对玉帕蒂恋情一开始的显露也正是从采摘兰花开始的。影片让被采摘的美丽的却注定很快会凋谢的兰花与“叔叔,不要丢下尚孟啊”以声画平行方式出现,似乎在暗示观众,尚孟心中,玉帕蒂从不曾离去,爱情从不曾走远,同样,帕博也无可替代,他一如既往地依恋叔叔。此刻呈现出孩子似表情的尚孟,依然单纯,带给人的却是撕心裂肺的痛。

  与玉帕蒂对爱情的义无反顾相比,尚孟似乎不那么勇敢。但我们却没有理由责怪他不够坚定,也没有理由责怪他为什么不随玉帕蒂而去。正如nipron从尚孟叫声中听出的,“那是一个

  处在极度痛苦煎熬中的人”。他永远无法说服自己是彻底选择爱情还是亲情,无法承受任何一种单独的得到或失去。死者与生者,爱情与伦理,他永远摆脱不了这两难之境。

  无法实现爱情与伦理的调和。或许,疯癫,是最好的结局。

  三、“永恒”的“爱的忠告”

  悲剧主角“和我们自己类似”,“才能叫我们同情,也只有这样,悲剧作品才能成为社会的财富”,“通过尖锐的矛盾斗争场面,认识到人生世相的深刻方面”,朱光潜在比较亚里士多德与黑格尔悲剧美学理论时如是说。故事叙述者nipron从初到帕博森林领地时的新鲜、好奇到离开时的轻松、舒畅,可以说完成了一次神圣的精神之旅。之于观众,同样如此。《永恒》与其说是爱情的永恒,不如说是“爱的忠告”的永恒!

  尚孟与玉帕蒂的悲剧足以震撼每个观影者,引起关于人性,关于爱情和伦理关系的思考。人生中难免会遇到各种矛盾,真的可以如panthip所说“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论在别人眼里是对是错”吗?真的能为了追求爱情自由而对伦理情感弃之不顾吗?影片至少从以下方面予以警示。

  首先,怒放的兰花和《先知》中的箴言。怒放的兰花象征尚孟与玉帕蒂的爱情,同时也是帕博对尚孟“爱”的告诫。正如帕博叮嘱幼时的尚孟:“不要摘啊,尚孟,一旦尚孟摘下它,拿回家,很快它就会凋谢,不要杀了它,就让它在林间绽放美丽吧。”爱,不是据为己有!玉帕蒂与尚孟的爱情如怒放的兰花般诱人,却不适宜“采摘”!尽管想到叔叔的告诫,尚孟还是摘下兰花,准备送给玉帕蒂!在尚孟拖着玉帕蒂恳求宽恕时,帕博愤怒地踢翻摆在他们面前的兰花,将装着手枪的箱子递给了尚孟。“彼此斟满了杯,却不要在同一杯中啜饮;彼此递赠着面包,却不要在同一块上取食;要站在一处,却不要太亲密;因为殿里的柱子,也是分立两边;橡树和松柏也不彼此在树荫中生长”,帕博引用纪伯伦《先知》中爱的箴言,再次告诫尚孟。很喜欢尚孟多次读到的“爱,除自身外无与,除自身外无接受;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可惜的是,其时他们并没有领悟纪伯伦“爱的忠告”……

  其次,影片对爱情与伦理两难之境的悲剧处理。当两种“片面的理想”相互冲突时,要捍卫爱情的自由,也要捍卫伦理的正义,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悲剧。就爱情自由来看,尚孟与玉帕蒂遭受到的痛苦与惩罚好像很无辜,但就世界整个秩序来看,他们遭受到的痛苦与惩罚又是罪有应得的。爱情悲剧固然让人痛苦、叹息,亲情悲剧又何尝不是如此?冷静地站在“宇宙公理”的角度,观众便可在唏嘘主人公灾难或痛苦时看到其悲剧命运的合理性,从而获得精神的愉快或振奋。尚孟、玉帕蒂和帕博,个人遭到毁灭,但其代表的爱情或亲情理想不会因此毁灭,反而在影片对爱情与伦理两难之境的悲剧处理中彰显了正确方向!黑格尔称悲剧的这种美学效果为“永恒正义的胜利”。

  影片结尾,nipron“带着与初来时,判若两人的感觉”,“带着尚孟爱的忠告和轻松舒畅的心,告别了帕博的山寨,带着离愁别绪和忐忑的心,以一个世俗男子的本性,满载着生命的希望”。我们也与nipron一样,是热爱生命的俗人,都会犯过失,但来自尚孟的悲剧会让我们警醒!这种爱的警示与忠告可以穿越时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