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生活美学

现代美学视野下的电影音乐功能研究

2020-03-21 15:40:54 来源:国外网站推荐 - 由[国外网站大全]整理
  一、电影音乐美学内涵概述

  电影音乐,顾名思义,是电影中的音乐,但又不仅仅需要这样简单的理解。作为两种艺术类型的结合,电影音乐在吸取了电影艺术和音乐艺术的各自系统中的内涵、气质和功能基础上,又在结合的过程中加以创造从而获得了独立性和超越性,使得两大基础性艺术在现时代要依赖这个结晶而得以创新跨越式发展。音乐是听觉艺术,电影是一种以画面为主要表现平台的视听艺术,因此,音乐进入电影,它本身更需要结合电影的诸多要素,如故事情节、整体气氛、感情基调和人物心理等,来展开作为音乐本质的旋律、节奏、韵律和基调。而电影的很多要素也因为电影音乐恰到好处的配合甚至是点睛而在其作为电影艺术的美学价值上得到了某种升华。

  二、电影音乐的基本美学特征分析

  (一)主题上的确定性

  单纯的音乐艺术其主题的设定和表达更多的是音乐创作者随性而定,往往具有个体性和一次性,呈现出的是自由、散漫、不确定的主题设定,无论是爱情、生命、家国、哲理等,这种主题的设定都只取决于创作者的自由意志,而并不需要迎合给定的、现成的示范要求。而电影音乐则不然,在创作的初始阶段就必须要尊重和遵从电影本身的主题设定,要受题材、情节、人物、情感基调等诸多因素甚至很多细节因素的限制,还要受本文由论文联盟收集整理到画面效果的制约,绝不能任由音乐家情感的张力外现。音乐家在为电影创作音乐的时候,必须跟着影片情节的起伏跌宕、角色人物的七情六欲而起承转合,每一段音乐的节奏旋律和风格都要严格按照画面规定的情感符号来创作,如果任由自己的意志创作出与影片情景联系不大的音乐片段,则会立即被观众察觉并被定义为失败的背景音乐。而从观影者的内心感受来讲,由于欣赏电影音乐往往是结合电影具体的情节、人物和场景气氛,因此无需更多的想象和联想,因此形成了电影音乐比单纯音乐更好理解的倾向性。这就是因为电影音乐由于要服务电影本身而先天预设一个确定的主题。

  (二)表达上的非独立性

  与纯音乐相比,电影音乐具有表达上的非独立性。通俗讲,听单纯的音乐,就是听音乐本身,从而让听者获得视觉享受并产生语境联想。而电影音乐由于其先天具有主题任务而退居幕后,成为用来表达电影概念的中介桥梁。电影音乐似乎从音乐人的创作的初始阶段,就具有先天的非独立性,关于它的任何精髓设计都有一个先在的主题预设。当然,也存在一首超越电影本身的电影音乐。比如张国荣主演的《夜半歌声》,其中主题曲《夜半歌声》由张国荣创作并演唱,曲风哀婉摄魄,荡气回肠,而歌者的演绎也浑厚绝艳,可以说电影与电影音乐已经达到了互相成全,甚至电影音乐在很大程度上达到成全了电影本身。但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电影音乐《夜半歌声》也同样是用来表达、渲染、烘托电影《夜半歌声》唯美大气、浪漫沧桑的整体感情基调和故事内涵。如果没有电影本身,那么这首主题曲反而会坠入飘零无依的“无主”状态。

  (三)形态上的间断性

  这一点是对音乐的外在表现形态而言的。单纯的音乐是一气呵成的连贯形态,从头至尾。而电影音乐恰恰没有这个特征,反而出于对电影各方面的考虑,如剧情需要、心理状态刻画、气氛营造,可能会戛然而止,可能会原地踏步,也可能会突然出现,总之,电影音乐创作者要始终根据电影画面需要安排音乐的开始、中断、延续、重复和结束,除了影片开始和结束的具有标志性的音乐之外,其他电影音乐均要为电影本身而打破音乐本身的连贯性。

  三、现代电影音乐的美学功能探析

  (一)人心叵测——电影音乐对人物心理与主观态度的表现

  现代美学视野更加强调人在电影中的崇高地位,人是故事的主角,更是电影中最重要的元素。任何电影似乎都要塑造一个或者合情或者合理的人物形象。而同样,现代电影美学也更加关注对人的复杂微妙心理的刻画和表现。与文学作品不同,文学作品是通过文字展开联想,文字自身的逻辑性可以轻松而直观地刻画人物的心理,并融入作者的主观态度,读者通过阅读就能够将这些信息直接抓住并消化。而电影强调的是眼见为实,是通过视觉化手段展现人物的外形、动作、语言、举止、神态,而对于心理的刻画,则电影就是穷尽一切技术手段都难以表达,而这个时候就需要电影音乐的介入了。比如可以表现影片中人物和特定境遇中丰富微妙的感情状态以及带有浓厚感情色彩的心理变化以及回忆、幻觉、想象等。表现角色心理体验的音乐在影片中所采取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它既可以是画外音乐,也可以是画内音乐。既可以是同步化的,也可以是音画对位的。既可以是歌曲,也可以是器乐。①如冯小刚的经典电影《非诚勿扰》中,秦奋与梁笑笑第一次见面喝酒,谈起过去的情感往事悲痛欲绝伤心落泪。之后他示意梁笑笑离开,自己单独安静一下。此刻响起的就是空灵、哀婉而略带一点蓝调的歌曲。很显然这里的电影音乐就是在烘托男主人公伤感、脆弱又真诚执著的精神世界,同时还能够隐约暗藏女主人公的宽慰、细腻和同情。这种复杂的心理,几乎无法通过单纯的电影技法、镜头语言等视觉艺术来表现,而此刻的电影音乐既点睛又轻松表达出了复杂而深厚的心理状态。

  同样,电影作为一种以视觉为主的综合艺术,作者的主观态度是必须要隐藏起来,通过故事情节展开,让观众读出来的。无论是整体态度还是对某一片段、某一人物的临时态度,也都难以通过单纯的电影表现手法来实现。而电影音乐同样是轻车熟路,恰到好处。由于音乐本身的诸如概括性、主体性等特征使得它可以作为影片的一个旁观者,排除影片中各路人马的意志干扰而表现出一个相对独立的态度体系,而也许就可以寄托作者的意志。用于表现作者主观意志的音乐,可以是画外音乐,也可以是画内音乐,也就是故事情节中出现的音乐演奏情景。比如蒂姆·伯顿执导的《僵尸新娘》中僵尸新娘和青年维克多共同演奏那一幕,通过细腻曼妙的钢琴演奏,表现了男女主人公微妙的情感性质和富于变化的心理特征,也暗示了作者的“爱情超越人鬼殊途”的价值理念。

  (二)幻想丛生——电影音乐对气氛环境的刻画

  一部丰满的电影,除了人物和故事,还要有处在字里行间隐约闪现的气氛和环境,这些要素虽然不直接显露出来,却为电影本身增色不少,甚至构成影片的某个看点。而影片对气氛和环境的要求,则催生了电影音乐在这方面美学功能的使命。一般而言,用于渲染气氛的电影音乐都是画外音乐,往往通过独特而贴切的音乐风格和属性,为特定情节、特定人物和特定基调起到独特而贴切的烘托作用,甚至是提醒作用,让观众不知不觉身临其境,产生了代入感和第一人称感。对于恐怖惊悚悬疑类型片来说,对气氛和环境的要求是相当苛刻的。以惊悚片来说,由于用来惊悚观众的情节始终不能开门见山展开,必须半遮半掩,图穷匕见,因此视觉化的情节对于这种气氛的助力非常有限。而电影音乐所能够发挥的空间则非常广大。音乐通过特定的器乐、慢速、停顿、骤起,营造出让人窒息的悬疑惊悚效果,从而将整部影片所要表达的风格发挥到了极致。甚至可以说,像恐怖惊悚这种类型的影片,气氛往往胜过了故事本身,观众到剧场中可能享受的就是那种令周身紧张、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的惊悚气氛。而基于这种消费心理,电影音乐在这方面的功能实现则更是责无旁贷。

  当然上面是环境气氛,也可以说是现场气氛,是大多数电影音乐所能够提供的。而还有一些气氛是比较隐匿婉约的,如时代气氛和地域气氛,则是不容易表达的,这一点也给电影音乐在这方面功能的表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当代美学视野下,电影艺术则要求更多展现时代和地方气韵。比如文艺片大导演王家卫特别擅长拍摄具有旧时代风格的电影,旷世名作《花样年华》就是讲20世纪60年代小资市民阶层的故事,而为了再现那个年代的社会风貌和风土人情,影片中播放了旧上海时代歌曲、传统的地方戏以及菲律宾、香港等地乐队演奏的共24段音乐,音乐涉及华尔兹、拉丁、爵士等风格,影片用这些音乐与故事、影像元素形成了完美的统一来演绎一段动人的故事,在音乐氛围中影片洋溢出旧上海的味道。②温雅柔缓的小提琴主旋律配合着靓丽的旗袍和狭仄的小巷,几乎将真正的七八十年前的旧香港的市井生活跨越时空搬到了眼前,很大程度上是音乐的功效。而在地域风格上,电影音乐也成为当前当代电影题材铺陈的一个线索,就是所谓的明显展示其“本土主义”特色的电影,如宁浩的两部疯狂作品,以重庆为背景的《疯狂的石头》和以厦门为背景的《疯狂的赛车》。以《疯狂的赛车》为例,由于故事发生在沿海城市厦门,属于闽南文化圈,因此影片中大量出现具有闽南风格的音乐和直接以闽南语演唱的歌曲。这种电影音乐直接与视觉层面上出现的具有厦门地域特色的符号交相辉映,使得闽文化符号系统跃然银幕,给观众一种别样的文化享受。

  当然,电影音乐还有连贯情节、互动观众、评论电影本身的功能。在现代美学视野下,电影音乐的功能主要在人心与情景这两大系统上表现得尤为突出,也构成了现代电影艺术乃至电影产业着力打造票房和口碑双赢的有力支点。而现代美学理念体系的转型也带动了电影音乐在创作和制作上的全新变革,使之更加升级了其自身的独立性,从而开创其在功能上的覆盖面和创造力。因此,从电影音乐的功能探究,也能够从电影制作的一线层面把握现代美学在如文化、商业、科学、价值、流行等多个因素影响下所面临的转型选择和创新方向。


推荐阅读